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资讯 > 内容正文

网上药店取消审批但门槛没降低 网售处方药不放开难言“春天”

【 发布时间:2017-05-15 】

  ■本报记者 张 敏

  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第三批取消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明确取消39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的行政许可事项,其中取消“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企业(第三方平台除外)审批”引发市场关注。

  取消审批后是否意味着医药电商将迎来春天?对此,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负责人史立臣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政策的实施对行业影响不大,在网售处方药未放开的前提下,医药电商难言春天。

  此外,一位行业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近年来进入医药电商领域的企业数量越来越多,政府取消对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企业的审批,有利于简政放权。但监管部门会加大对医药电商的监管力度。取消审批并不意味着降低门槛,进入医药电商仍需要资本、人力等投入。

  B证、C证取消审批

  据了解,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是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给从事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企业颁发的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机构资格证书,分为A证、B证、C证三种。其中拥有A证书企业只能做“为药品生产企业、药品经营企业和医疗机构之间的平台服务商”,不得向个人提供药品销售服务。拥有B证书企业可与其他企业进行药品交易。拥有C证企业可向个人消费者提供自营非处方药品,即企业须拥有线下的零售药店。

  此次国家取消审批的包括B证和C证,获得A证仍需要得到监管部门的审批通过。

  史立臣表示,此次取消审批并不意味着放任不管,获得相关资格证书仍需具备相关资质,进行备案。

  上述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申请C证的企业数量越来越多,加大了监管部门的审批压力。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加强监管。

  据国务院发布的消息,取消审批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要强化“药品生产企业许可”、“药品批发企业许可”、“药品零售企业许可”,对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企业严格把关。要建立网上信息发布系统,方便公众查询,指导公众安全用药,同时建立网上售药监测机制,加强监督检查,依法查处违法行为。

  史立臣认为,从2017年开始,政府将加大对药品网上销售的监管力度。“以前一些电商平台一直在打擦边球,偷摸销售处方药,未来或面临较大的监管压力”。

  医药电商难言春天

  尽管网上药店取消审批,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并不意味着医药电商数量越来越多。“现在大部分企业申请的是C证,但自建医药电商平台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技术维护、流量运营、用户维系。对于初入电商业务企业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投入,且短期内实现盈利的难度很大”。

  据了解,此前,很多医药电商平台选择入驻第三方平台,例如天猫医药馆、1号店等,以增加自建电商平台流量和订单。然而,去年7月份,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结束》,包括天猫医药馆、1号店、八百方在内的试点企业终止其第三方平台药品零售试点的资格。

  这一政策的实施对入驻第三方平台的自建电商平台产生了冲击。

  据了解,取消第三方平台药品零售试点的资格后,阿里健康走上了“自营+平台”的发展模式,公司去年收购了广州五千年医药连锁有限公司,后者拥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C证,阿里健康借此实现药品在线交易。

  对于自建医药电商的企业来说,第三方平台销售资格取消后,用户不能直接通过天猫医药馆平台购买自家产品,如需购买需货到付款,用户体验好评度降低。这让很多自建电商平台很“受伤”。

  在史立臣看来,政策收紧更让医药电商难言春天。

  去年,国家发改委发布了《互联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第一批,试行版)》,其中拟规定“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采用邮寄、互联网交易等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这项政策如果实施,企业就很难开展远程的B2C业务。”史立臣表示。

  史立臣向记者表示,相比OTC业务,处方药的利润空间更大,如若网售处方药不放开,医药电商行业很难出现“春天”。